曾经喜欢过我的人已成为人母,我曾喜欢过的人也杳无音讯,不知不觉已到了当父亲的年纪,可我依然觉得在某个程度上我还是个孩子。即使正经历着岁月的磨炼,丰富着人生的阅历,甚至逐渐变得圆滑世故,明腔暗调之间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