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焕英的成功,其实也反映了一个问题。反向思维是可以成功的。并不是说我们要拍一个纯粹多好笑的东西,为了搞笑而搞笑太刻意了。但悲剧同样可以引起共鸣,观众压抑的压力可以在悲剧中得到释放,也是一种很好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