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晚来了一个礼拜。 31岁生日过得很安静,没有大招旗鼓地请客吃饭唱歌,也没有找亲朋好友去讨要祝福,一块蛋糕一首藏头诗,就匆匆卸下了寿星的身份。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感慨:我真的已不再年轻。 判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