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正值午时我背着三十公斤的背囊站在戈壁与沙漠的交汇地带被头顶上焦炭般的烈日慷慨的沐浴着贴着身子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但一阵干风袭过,似乎又能瞬间烘干。露在外面的肌肤被糊上了薄薄的一层沙土,可惜起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