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有大半年没有写作,尽管最近下了决心恢复写作,却迟迟没有好的想法。我乱写一通,接着在卧室里踱步,犹豫几处用词。在这时母亲敲我的门,“我带了小龙虾,给你作夜宵吃。”母亲的好意,没有拒绝的理由,我跟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