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思昏沉,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慢慢地读着,追忆昔日的眼神,你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多少人爱你那昙花一现的倩影,爱慕你的美貌,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爱你那衰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