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留村的张老太走了,享年九十九。 建村七百余年的鹤留村,又一次动了起来。 八十岁的孝子又一次挂上白布,据说还是上次葬礼时留下来的,没有烧也没有扔。 孙子年仅六十四,一个人独自张罗着奶奶的白事,乡里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