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澳大利亚西部的旷野,我和生物导师来当地观察一种昆虫的习性,为我的毕业论文做准备。 生物导师从绣着二次元大眼萌妹背包中掏出一个黄到发棕的啤酒瓶并随手扔在地上。我很难想象我是一路怎么与这位死宅导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