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珠江峰会导读:“我工作二十多年了,解散赔偿这么高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可以这么说,我们工厂没有一个人是悲伤的。”站在园区门口,一位史丹利百得深圳工厂的经理如是说。就在两天前,这家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