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来说,生育抚养后代是个体的社会责任。但这种社会责任是由道德赋予压力而非个体意愿,而生育抚养优秀个体的成本逐年上升,要求个体付出越来越大的代价去行使社会责任是没有出路的。个人浅见,只有社会公养制(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