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把身体埋在温水中,水龙头的水哗啦啦的流,波动的水流抚慰着她的身体,她慢慢的把感觉放空,幻想自己是水,融化在水中。什么都给忘记了,包括责任,明天,结果。艾米莉苦恼着承担,水母又何尝不是。说到底,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