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本次海龟汤的尝试基本是以失败告终,因为在一方面,这不在我预料范围内,而另一方面,朋友们的想象空间超过我的预期。当有朋友提问:“他们还是人吗?”的时候,我想当然回答了“不是。”然后就开始一片寂静